当前位置:首页 » 论文网 » 内容

撑在乡村的教师

发布日期:2个月前 (2020-01-11) / 所属分类:论文网
     

今天,一位身处乡村的一线教师用朴实的笔触,与诸位聊一聊——撑在乡村的教师。


写之前我查了字典,决定不用“混”字,乡村教师一无钱二无权三无名四不开辅导班五不收家长礼,有什么值得人非要在此混下去的?“撑” 的第一释义是“支着,支持”,这恰是我们这群人的真实状态。”


工作环境


因监考之需,我到过不少乡村小学。前些年大多校舍简陋、道路泥泞,严重缺少教学器具。近年来,国家重视农村校园建设,兴建了一批新校舍,房屋、道路状况大大改观,但教学用具、电教设施仍极缺乏。好多乡村教师依然单靠一支粉笔一张嘴一统课堂。


以我所在乡镇为例,二十来所小学,配备了电子白板的学校大概有两三所。去年在一处小学支教,数学老师讲到四边形和三角形的性质,没有教具,只好折了些树枝绑缚起来,演示给学生看。


现在的学校,有了坚实的外壳,但真正该坚硬起来的内里,却一片烂渣,鲜有人问。


曾听一个乡村校长感叹:乡村教育基本上没人关注。教育局走过场的检查不少,但没人俯下身来,真正关心关心乡村的学生和教师。这是一片被人忽略了的土地。乡村教师,就是撑在这片土地上的一群人。



严重缺失家庭教育的工作对象


乡村学校的学生,至少有六成是留守儿童,并且是从小到大的留守。


这些年,打工之风席卷乡村,各村可谓十室九空(中青年),做了爸妈的人丝毫不以孩子为意,生下几个月便甩手走人,把孩子交给爷爷奶奶和奶粉,反正疼爱与营养都不会缺。


家庭教育的缺席,直接滋生出了一大批顽劣的孩子,上网、喝酒、早恋、厌学如病毒一般在他们之间滋生漫延


以一个八十人的班级为例,在校什么都不学的不下十人,星期天不分白天黑夜打游戏的至少三十人,这都是极其保守的数字。有许多学生无才无德无情无义。老师一句批评不入耳,轻则横眉立目拍案而起,重则抡起凳子砸老师个头破血流,阴者趁老师立其身旁讲题,将笔插在老师衣服上,洇出一片片墨迹……这不是网上的段子,而是真真切切发生在身边的事。


不仅仅如此,近年来,患有心理疾病的学生越来越多。沉默、狂躁、暴戾、悲观、抑郁等心理问题层出不穷。前些天,一位同事班内的学生因老师一句话突然发作,自扇耳光,自咬手臂致鲜血直流,且恐吓老师若敢叫家长,立马死在学校……


这些孩子,和另外一些拖沓麻木的孩子,再加上占总人数大约三成的努力孩子,便是乡村教师的工作对象。乡村教育界的领导,在会议上反复宣称学生是老师的“服务对象”,老师的工作就是想方设法使服务对象满意。



部分无知愚妄的家长


农村中小学生的家长,受教育的平均水平远远低于初中教育水平。家庭应该给孩子怎样的指引与教育,这基本不在90%的家长的考虑范围之内,他们所受的教育也没有给他们考虑的能力。


也许有朋友会说,以前大字不识几个的农妇不照样教育出了一大批志士伟人。不错。可那时的家长与孩子是紧密相联的,共同生活共同劳作中,朴素的为人处事之道与实用的生存之技法,在潜移默化中传给了孩子。而现在,乡村青年人严重脱离家庭,他们对孩子的付出是物质大大高于精神的,电脑、电视、手机、衣食,凡有所需,一应满足。在此之后,他们觉得心安理得,并且有了要求孩子好好学习、乖乖做人的资本。


当孩子出了什么问题,老师打电话向他们反馈,往往首先听到他们对孩子的谩骂,仿佛他们孩子的顽劣皆是天生,他们辛苦又无辜。一旦他们被请到学校,又往往会巧言善辩,将自己的失职一股脑儿推给老师,说老师话说重了,不懂技巧了,伤孩子自尊了,一通挑剔与批判之后,拍屁股走人,留一个烂摊子让老师收拾。


至于因蝇头小事和老师吵架、殴打老师,也很常见,并且不需承担什么责任。就在我提笔疾书之际,邻班教室前一位家长操着破锣般的高嗓叫嚣不休,她的孩子在她身旁,受着她的“言传身教”。


无法“企及”的晋级


近年来,网上曝出的教师因晋级大病一场或自杀的案例不在少数,让人不禁极其好奇:晋级是个什么鬼,竟有如此巨大的杀伤力。


今天,让我这个从教十八年仍享受着最低职称待遇的人来告诉大家,关于晋级的秘密。晋级需要各种证件,什么市县优秀教师证、先进个人、优质课、辅导奖、论文等等,今年又新兴了一个项目叫“课题”,具体是什么十人九不知,但还得去弄,必备硬件呀。


这些七七八八的证件,真干只能获得极少一部分,另一大部分是靠钱与关系的,这就是为什么领导或与领导关系亲密的人的证件厚度不一般的原因。即便证件齐备了,晋级人——姑且以“你”称之吧,你还要准备N年的教案、听课记录等,更要填一垛表格。这些表格以逼死人的密密麻麻和时间限制扑面而来,不折腾你个几天几夜誓不罢休。我真搞不通,乡坳坳里一个小小的教师晋个级,哪来那么多表格要填写?


当你四肢僵硬两眼发黑好不容易从表垛中探出头,千万别妄想着松口气,拿出教案书,按年级好好备三年的课吧,市晋级工作组还等着你去讲课、答辩呢。倘若你拿出上课的雄风英采在各位评委面前讲完了课,抱歉我还是不能恭喜你,假如一个问题回答不出来,比如:王安石的亲家是谁?——那你先前所有的努力都会尽付东流。此刻,你一定要撑住,千万不能狂喷老血,命丧黄泉!那,下年或下下年下下下年,你就无法卷土重来了!


本人自幼受闲书毒害,对“加官晋级”之事素不热心,闲看诸人拼力而为,已是胆战心惊。看各位老师左冲右突,各展其能,胜利者赏以“鸡”吃。吃“鸡”之路,劳民伤财、损心耗神,于寿无益。请你记住,职称虽与工资挂钩,但常与教育尊严脱钩。

诸君,当你看过我满纸荒唐言,你会发现,天时、地利、人和,乡村教育一条也不占。可乡村教育自生至今已有许多年,竟而未死,为何?


只因我们——乡村教师,我们中的百分之六十以上仍秉承着职业良心与道德,兢兢业业地干着这份让人闹心又伤心的工作,明知不会有大的改观,仍无法放弃。


不仅仅因为干了几十年、十几年,青春老去,回头太难,更因为岁岁年年的浸染中,身心都烙上了学生与学校的印,即使成功出走,仍会心系梦牵。


于是,只能撑下去。从清晨五点撑到夜晚十点,从青丝撑到白发,撑着,用良心,也用那微薄的工资。


写在最后:


“撑”字的反义词是“塌”。如果有一天,乡村教师老了,撑持不住,塌的是谁的天?砸疼的是谁?在尘烟中漠然观望的又是谁?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lunwenet.com/?post=3401  百度已收录
Copyright © 2015 鲁韵论文网_教育论文_医学论文_毕业论文_论文发表 版权所有   鲁ICP备15029612号
百度统计  Powered by Lunwenet.com  论文网   sitmap
sitemap